庐山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聚合模式成普惠金融破局之道

????

  原标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聚合模式将成普惠金融破局之道 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 | 杨芮

  1

  6月28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普惠信贷聚合模式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其中指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行业依然存在结构性空白市场,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自营就业者、生产性农户等群体的信贷需求长期得不到满足。

  这些客户群体的金融需求有个共同点: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广泛且分散、风险复杂且识别成本高、金融素养参差不齐等特点。与之相对的是单一机构往往囿于业务范围、客群偏好、风控技术、服务网络、资金成本等方面的局限性,难于同时兼顾专业化、规模化和风险可控三个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报告》指出,聚合模式应运而生,成为普惠金融的破局之道。

  截至 2018 年底,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乡镇机构覆盖率达 96%,2013 至 2018 年,全国 人均拥有的银行账户数由 4.1 个增加到 7.2 个,全国银行卡人均持卡量由 3.1 张增加到 5.5 张。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与产业升级、乡村振兴战略密切相关的小微企业、 农户等群体的融资环境问题备受关注,如何提升现有金融体系对这部分人群的信贷供给质效成为下阶段普惠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

  从近几年的实践来看,传统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是我国普惠信贷供给端的主导力量。其他类型的机构,如村镇银行、金融 科技企业、融资担保和保险等,也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报告》分析,在传统的借贷业务中,金融机构通常独立完成从贷前申请到贷后管理的全部业务环节,这种“单打独斗”的发展模式也一度被移植到普惠信贷领域。

  但是普惠金融服务的客户群体具有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广泛且分散、风险复杂且识别成本高、金融素养和互联网接受及运用程度参差不齐等特点,而单一金融机构在普惠信贷业务开展中,存在获客渠道单薄、自有数据风控效果不理想、风险自担情况下风险过于集中、资金供给受限从而影响规模成长等诸多问题。

  业务可持续性方面遭遇的瓶颈,,从业机构在“单打独斗”模式的基础上开始探索“科技赋能”模式。赋能模式是指互联网企业向传统金 融机构提供技术支持,弥补其技术短板,通过对既有业务的线上化、智能化、数据化提 高运营效率,人工成本,同时改善用户体验。这种模式促进了新旧动能融合,在一 定程度上促进了普惠信贷发展。

  但是,互联网企业所能输出的能力存在明显的边界,即: 其优势主要集中在线上。一方面,纯线上经营模式能支持传统机构为移动互联网族群提 供契合他们习惯的快捷服务,但难以覆盖大量存在于线下、互联网能力薄弱的长尾人群。 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积累和融合的线上数据能够支持其有效进行身份识别和欺诈风险 辨识,开展小额、短期、消费性贷款业务,但在中大额、中长期贷款的信贷风险甄别上能够发挥的作用有限,限制其对小微企业、农户等群体生产经营性资金需求的服务能力。

   dan shi, hu lian wang qi ye suo neng shu chu de neng li cun zai ming xian de bian jie, ji: qi you shi zhu yao ji zhong zai xian shang. yi fang mian, chun xian shang jing ying mo shi neng zhi chi chuan tong ji gou wei yi dong hu lian wang zu qun ti gong qi he ta men xi guan de kuai jie fu wu, dan nan yi fu gai da liang cun zai yu xian xia hu lian wang neng li bo ruo de chang wei ren qun. ling yi fang mian, hu lian wang qi ye ji lei he rong he de xian shang shu ju neng gou zhi chi qi you xiao jin xing shen fen shi bie he qi zha feng xian bian shi, kai zhan xiao e duan qi xiao fei xing dai kuan ye wu, dan zai zhong da e zhong chang qi dai kuan de xin dai feng xian zhen bie shang neng gou fa hui de zuo yong you xian, xian zhi qi dui xiao wei qi ye nong hu deng qun ti sheng chan jing ying xing zi jin xu qiu de fu wu neng li.

  在这一背景下,《报告》强调,一种新模式—普惠信贷聚合模式被提出并应用。

  《报告》将聚合模式定义为依托金融科技搭建开放平台,将在获客、数据、风控、增信、资金 等业务节点中各有所长的机构连接起来,形成有机生态体系的普惠信贷业务模式。在聚合模式中,诸多业务参与方在遵循自身经营资质要求和机构间合作规范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各自在业务属性、服务网络、数据沉淀、科技研发、融资渠道等方面的差异化优势, 产生规模经济效应,从而为普惠金融人群提供多元化、价格可承担、体验便捷的信贷解决方案。

  值得关注的是,相比单打独斗模式和科技赋能模式,聚合模式更具灵活性与机动性,其实质是主动找到业务经营中的缺陷,整合在该环节具有比较优势的机构,通过协同作用消除短板,用专业化分工的方式化解前两种模式无法突破的客群下沉瓶颈,同时通过最大化普惠信贷业务中各核心节点的产能,降低成本,惠及民生。

  据了解,该《报告》在“2019普惠金融高峰论坛”上发布,论坛由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中国经济信息社、中国建设银行、平安普惠联合主办。

责任编辑:陈鑫

当前文章:http://www.jo94.com/sfyg/11581-13736-31523.html

发布时间:11:41:02

上海同城情人??永利皇宫代理??永利皇宫下载??北京伴游??西安伴游??伴游??伴游??美女情人??伴游??南京伴游??

{相关文章}

葛洲坝电力被青岛地铁拉黑背后:有项目分包超60家

????

  原标题:葛洲坝电力被拉黑背后:高层调整,有项目分包商超60家

  在基建类上市公司中,对外分包项目并不少见。

  7月1日,沪深两市股票一片飘红,而葛洲坝股价只有微弱上涨,盘中最大涨幅未超过1%。当日早间,葛洲坝发布公告,在承建的青岛地铁1号线外接电源项目中,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近日,青岛地铁1号线电源配套工程因施工方负责人自曝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受到关注。6月29日,青岛地铁集团宣布,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接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葛洲忍者神龟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坝电力”)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7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葛洲坝,了解葛洲坝电力被纳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后对公司的影响,对方工作人员告知,需要记者发邮件采访。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葛洲坝称未违法分包

  事件后公司总经理换人

  面对青岛地铁集团的“存在违法分包行为”指控,7月1日早间万古天帝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葛洲坝发布公告表示,葛洲坝电力公司不存在违法分包问题。

  根据葛洲坝公告,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经青岛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招标采购,建设单位为青岛市地铁一号线有限公司,中标单位为葛洲坝电力公司。双方于2018年3月30日外交家王海容离世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签订施工合同,合同金额14110万元。

  拿到项目后的2018年9月,葛洲坝电力与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签订《青岛市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合同金额2718.81万元。劳务分包内容主要为土石方开挖及回填,混凝土浇筑等劳务作业。所有主材(电缆、排管、钢筋、商品混凝土、电缆附件等)均由葛洲坝电力公司负责采购。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永利捷公司为两名个人持股,大股东戚延军持有60%股权,股东程世增持有40%股权。该公司2014年成立,一直到2017年,才在经营范围中增加“电力施工总承包,施工劳务分包,电力设施运行维护劳务分包”项目。2019年6月24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戚延军变更为程世增。

  葛洲坝称,项目于2019年3月5日开工后,青岛永利捷公司将劳务作业私自进行再分包。葛洲坝电力公司于5月20日发现青岛永利捷公司存在劳务再分包情况,于当天发函要求整改,并于6月5日与其解除劳务分包合同。

  虽然否认了违法分包,但葛洲坝在公告中表示,“作为总承包方,葛洲坝电力公司存在项目管理不善问题,主要包括分包履约过程管控不严、分包项目质量监测不到位等。”

  葛洲坝还表示,根据青岛地铁邀请的第三方机构检测,破除地段钢筋规格及用量符合设计要求,但局部地段存在钢筋布设不均、混凝土垫层厚度不均、包封混凝土厚度局部不足等问题。

  葛洲坝表示,青岛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项目部现班子成员停职检查,成立新的项目部临时班子,接管项目部生产经营管理日常工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葛洲坝电力与青岛永利捷解除合约的同时,葛洲坝总公司的高层也发生人事变足协杯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动。6月5日晚间葛洲坝公告,董事会聘任冯兴龙、吴平安、徐志国为公司副总经理。因年龄原因,付俊雄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资料显示,付俊雄1959年出生,已经在葛洲坝任职多年,历任葛洲坝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在2018年11月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

  2018年以来业绩下滑

  某项目部有60多家分包商

  对于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项目未来对公司的影响,葛洲坝7月1日在公告中表示,将对刚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拆除重建,鉴于该项目金额较小,该事件对公司本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不构成重大影响。

  数据显示,葛洲坝2018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0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57亿元。截至2018年底,葛洲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2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以来,葛洲坝的利润也出现下滑。公司2018年度、2019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减分别为-5.79%、3.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减分别为-0.55%、-7.95%。

  2018年度,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81亿元。7月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葛洲坝,了解葛洲坝电力被纳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后对公司的影响,是否会影响葛洲坝电力的其他招标,工作人员告知,需要记者发邮件采访。记者发送采访邮件后,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项目分包已经是葛洲坝的惯例。2018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葛洲坝提及,“2018年我们继续深入推进集中采购制度,大力推行大宗设备物资战略采购,不断强化分包商分级分类管理”。

  在2019年6月27日,葛洲坝召开的2019年项目管理工作会上,公司董事长陈晓华也提及,“要加强承(分)包商管理,培养一批与葛洲坝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的优秀分包商队伍”。

  根据葛洲坝集团官网发布的文章——《葛洲坝集团发布2017年度在用承(分)包商信用评价结果》的内容,2017年11月,葛洲坝集团启动2017年度承(分)包商信用评价工作。与葛洲坝集团及所属各单位有履约行为的施工总承包、专业承包及施工劳务的1449家企业被纳入评价范围。

  最终的在用承(分)包商信用评价结果中,四川港航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334家合作单位获评A级承(分)包商;湖北中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977家获评B级承(分)包商。此次葛洲坝集团还评出了C级承(分)包商100家,D级承(分)包商38家。

  2018年7月,葛洲坝官网发布的一篇署名“通讯员陈此超”的文章中就提到,在葛洲坝六公司科威特南穆特拉住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有“项目部大大小小60余家中外分包商”。

  葛洲坝7月1日表示,从公司总部层面成立专项调查组,对分包管理存在的问题进行彻底调查。待调查结论明确后,根据有关规定对相关人员进行责任认定和追究。

  基建类上市公司分包项目较常见

  国祯环保分包项目被罚

  在基建类上市公司中,对外分包项目并不少见。上市公司国祯环保曾在2宝格丽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019年5月公告,此前公司承建的庐江县乡镇污水处理厂(含湿地)DBO及配套管网建设项目,于2014年9月5日发生一起生产安全事故,公司在2015年、2019年相继因为该项目的施工过程中公司对项目部安全生产检查和管理不到位,并对项目工程进行了分包,未认真落实施工方案,未将行政主管部门的停产指令落实到位等问题被处罚。

  据了解,国祯环保在环境工程EPC业务上用到工程分包。根据公司2017年度报告,公司环境工程EPC业务上,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项目的质量、工期、投资造价等向客户负责,提供性价比高的EPC服务,并依法将总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分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企业,分包企业按照分包合同的约定对公司和客户负责。

  粤水电今年5月公告称,公司与汕头市安康建筑劳务分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康劳务”)签订《潮水溪疏浚工程与乌石拦河闸引水工程劳务分包合同》。公司通过比价的方式确定安康劳务为该工程的劳务分包方,提供分包劳务内容为乌石拦河闸建筑工程部分及塭嘴水闸上下游段及闸室部分劳务工程,合同项下劳务价款为1978.17万元。

  在中国交建的2018年年度报告中,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的工程分包费均占据了成本的大头,分别为1650亿元、1644亿元詹俊_乐动app 官网资讯网,分别占成本费用的36.96%、35.97%。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责任编辑:王亚南